首页  »  综合小说  »  [美丽奇迹](20)作者:剑走偏锋1219
[美丽奇迹](20)作者:剑走偏锋1219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两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狠狠撸

地址发布页:地址发布页:
字数:486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Act20倾谈
 
  胡蔚的两张设计图都变成了实物,并得到了芬姐的大力肯定。那一刻,胡蔚 感觉到了欢乐,遗失了多年的欢乐,因为遗失的太久,他几乎不敢肯定自己是不 是真的抓住过这种欢乐。
 
  当然,这个世界,肯定是有人欢喜有人忧的。Earl的两张图全被刷了。 从胡蔚搬进温屿铭办公室的那天起,这位小夥子就有了危机感,虽然胡蔚被训的 跟三孙子似的,可,实际上,温屿铭那个人,朽木他都懒得说半句,事实证明, 他最喜欢干的不是训人而是唰人。Earl知道胡蔚是芬姐带进来的,他也曾天 真的以为温屿铭是卖给芬姐一个面子,甚至,他认为这麽浮华的人做不久。但, 目前面临的结果是,马上要做不久的是自己了。
 
  Earl从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这点从他跳了几家公司就可以看出来, 但,让他挫败的是,当他终於如愿以偿跳进这家最炙手可热的可洛品牌,跳进拥 有可洛品牌的一流公司,他却找不到自己的定位了。人才济济。真的是人才济济。 现在已经是兵临城下了,怎麽办,成了关键。显而易见,一,胡蔚有後台;二, 胡蔚有才能。那如何才能挤走他稳住自己呢?
 
  Earl思考这一问题很多天了。最後总结出,不下狠手不从背後推,那肯 定是不行。什麽能让人迅速被打垮?什麽能让人还手不出?什麽最能杀人於无形? 
  流言。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而流言之所以能伤害人,不仅仅是你的敌人攻击你,还得有你的朋友告诉你。 
  办公室,再加上人多到记不清脸的办公室,再加上凡事皆有可能的时尚从业 人员满聚的办公室。还有比这更好的温床吗?最最重要的是,时尚集散地从来就 是八卦集散地。谁管你真假?只要够劲爆,人们乐得口头传播。
 
  内线电话的声音打断了Earl的思绪,「Earl,胡蔚。」
 
  「啊,什麽事?」
 
  「君太橱窗里那女模特的配饰想调整一下。」
 
  「好啊。」
 
  「我希望能换成那种流苏样式的,你看是你去还是我去?」
 
  这本就是Earl一直负责的店铺,当时抽给胡蔚Earl没想到那会是长 期的。现在还在问我,什麽意思嘛。但是从胡蔚的这个问句,Earl明显感觉 到,胡蔚是想要他去。凭什麽?
 
  「你去吧。」Earl皮笑肉不笑。怎奈,这句话说完,他就从电话里听到 如下对话:「今天又不行了,还是得跑百货公司。」
 
  「无所谓,吃个饭嘛哪天不一样。」
 
  「成,真不好意思。」
 
  「那就我去吧,你还有什麽意见什麽想法吗?可以一起探讨一下。」胡蔚跟 温屿铭说完,又跟Earl说了起来。
 
  Earl的脑子飞速转了一下,「我想了想,还是我去吧。」
 
  「哈?」
 
  「嗯,我去吧,今天周末,我正好跟朋友约的那边,你就别折腾了,来来回 回的堵车。」
 
  「这样啊?那谢谢啦!」胡蔚挂断电话的时候很开心。
 
  从打听温屿铭说单独完成的case还会有额外收入开始,胡蔚就惦记请温 老先生吃饭了。一是感谢人家的『教导』,二是想缓解一下那天的不愉快。於情 於理,都是自己不对,严师出高徒,这道理胡蔚很懂,若不是温屿铭之前那麽损 他督著他讽刺他折腾他,胡蔚保证他自己现在还得是一头雾水。大前天领了工资 更加坚定了胡蔚的信念。颇丰。再加上那天中午吃饭遇上後勤的小敏,小敏夸他 是上位最快的一个,就更加更加坚定信念之。当然,他先请了小敏午餐,这小丫 头跟他关系一向不错。
 
  约温屿铭也很顺利,虽然招来一顿损──你不咬牙恨我不给你签字了? 
  可,偏偏时间不凑巧,这两天温屿铭格外忙,好不容易今天没有安排了,胡 蔚又要跑百货公司,所以,他才会给Earl打那个内线电话。现在好了,万事 OK。
 
  挂了电话Earl也在乐,本来他还不知道散布什麽流言最让人能8起来, 现在有了──桃色事件。
 
  在公司待上个半年,无人会不知道温屿铭是个gay。再了解一下,更加知 道他有个爱人,是个金融从业者。两人那是一起多年,也有法定婚姻的约束。 
  Earl想到了,可想到了。
 
  你胡蔚真是恰恰好成为众人的茶余饭後谈资──啧啧,年轻、帅气、以前很 走红的模特。
 
  你说这不就是……都不能说凡事皆有可能,是你正中红心啊!
 
  而且现在看来,搞不好还真不是流言那麽简单了。
 
  Earl盘算的很开心,手指轻敲著桌面。
 
  「你确定现在过去能有位子?」
 
  周五的三环堵的一塌糊涂,温屿铭看著车窗外长龙一般的车河皱眉。
 
  「肯定是没有问题,那家素斋不是那麽多人知道,但是味道特别好。」 
  「行吧,信你。」
 
  「不信也不能够吧,你看你就不知道。」
 
  「谁像你们年轻人总出来混。」
 
  「说的你跟有多老似的。」胡蔚撇撇嘴。给齐霁发过短信了,齐霁已然决定 去找杭航解决。
 
  「明年就四十了,还不老?」
 
  「还可以吧。」
 
  「但愿吧,四十不是十四。」温屿铭笑了笑。
 
  「你做设计师多久了?」
 
  「有……七八年了吧。」
 
  「啊?」
 
  「太久了?」
 
  「我还以为得十几年……」胡蔚挠头。
 
  「哈哈哈哈……没有,没有那麽久。」
 
  「那你以前做什麽?」
 
  「制版。」
 
  「哈?」
 
  「想不到?」
 
  「那干嘛转行到橱窗设计?是有机会成为服装设计师的吧。」
 
  「没。」
 
  「为什麽?」
 
  「在国外啊,很难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後来回国,也是芬姐建议我试试看这 个。那时候她自己混的也不大好。」
 
  「诶。」
 
  「嗯?」
 
  「我发现吧,离开办公室,你像个活人了。」
 
  「其实胡蔚……你知道吗,说话不招人待见的肯定是你。」
 
  「那你知道的可太晚了。」
 
  「……」
 
  到餐厅果然人不多,空位有几张。胡蔚选了靠窗的位置,跟温屿铭面对面坐 了下来。
 
  人不多就意味著点餐快开饭也快。但这些都比不上胡蔚吃饭的速度,而这速 度与食量……著实惊著了温屿铭。
 
  「你怎麽吃这麽少?」胡蔚擦拭著嘴角,喝了一口小酒。
 
  「少,是相对的。」温屿铭握著酒杯,还没从震惊中缓过来。
 
  「你直接说我吃的多不就完了。」
 
  「是……太多。」
 
  「我有什麽办法,要不你不给我签字我急,你看我每月填饱肚子就得多钱啊。」 
  「……」
 
  「当然,那什麽我请你吃饭不是声讨你。」胡蔚抽出了一支烟,「主要是感 谢吧。」
 
  「哦?」温屿铭挑了挑眉。
 
  「跟你学到不少东西,虽然……你这人不怎麽……嗯……让人产生好感吧。」 
  「我听著还像声讨。」
 
  「呃。」胡蔚语塞,「不是,真不是,确实是感谢,包括你的严格和苛刻。 还有……你的指导。」
 
  「你不是又惦记我给你签字呢吧?」
 
  「你这人……哦,还有,上次不好意思。」
 
  「上次?」
 
  「改图那次,去你家。」
 
  「哦。」
 
  「我……只是不愿意别人提起我的过去。」胡蔚也不知道自己这是为什麽, 这本就不是他喜欢的话题,他却主动提起。
 
  「是不是……以前职业需要饿坏了你了?」
 
  「你!」胡蔚气结。
 
  「哈哈哈哈……」
 
  「你是羡慕我吧?我就是怎麽吃都吃不胖,纵观老先生您,正好到了发福阶 段吧?且得刻意控制呢吧?」
 
  「胡蔚。」温屿铭喝了一口酒,看向对面的胡蔚,「你很适合当模特。」 
  「……对,别人节食抠著嗓子眼儿吐,我却能随便吃。」
 
  「别又企图逃避话题,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
 
  「你想说什麽?」
 
  「你是个比较容易讨人喜欢的人,也善於利用别人对你的好感。」
 
  胡蔚吐出口烟,不置可否。
 
  「为什麽放弃呢?我不认为那时候的你已经到了巅峰。」
 
  「嗯,我不是什麽功成名就全身而退。」
 
  「是啊,逃避什麽呢。」
 
  胡蔚看进温屿铭的眼睛,沈吟了良久,重重的碾灭了烟,「自己。」
 
  温屿铭再没有开口,只是浅浅的一口口的喝著酒。继续或者放弃这个话题, 由胡蔚决定。人有时候就是很奇妙,别人逼问你什麽,你一句都不想说,可当别 人沈默了,你却松口,抑制不住的想要表达。尤其,是对……长者。
 
  「我十六岁的时候,离开的西安。」
 
  温屿铭没有抬头,而是看著桌面上的某一点。
 
  「到北京之後,挺迷茫的,但是我有个信念,我想出人头地。这就要说到我 家了,我爸是个厨师,下班回家总挑剔我妈的饭菜,然後我妈就跟一个不会挑剔 她饭菜的人跑了,那时候我还很小。後来我爸再婚,继母对我很好,可惜我爸又 出了车祸过世,然後就是我继母带著我。後来她也再婚了,她那个男的吧,旁敲 侧击的表示出我很碍眼。所以,我就走了。我不爱让人看不起。」
 
  温屿铭点了点头。
 
  「我想你也知道吧,模特不好混。想混出个模样,挺……不容易。念了两年 模特学校,毕业根本一片茫然。」
 
  「後面的故事是不是跟我时常听到的没两样?」
 
  「你都听到过什麽样的故事?」胡蔚又续起了一颗烟。
 
  「我不懂……什麽样的人,会自主的出卖自己。真的,即便接触那麽多,仍 旧不懂。」
 
  「呵呵,看来不是你的故事太俗套就是我真的是幸运星。」胡蔚笑了。 
  「哦?」
 
  「我得到第一个机会,真的是靠自己争取,而且这个争取,跟你的故事版本 完全不同,我没把自己卖了。」
 
  「呵。这样啊。」
 
  「後来我还算挺顺利吧,一点点的,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嗯。」
 
  「可惜……我不是一个能抵挡诱惑的人,环境是什麽样的,我很容易随波逐 流。」
 
  「明白了。」温屿铭给自己跟胡蔚又续上了酒。
 
  「真的,越到後来我越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麽了,钱、地位、毒品、性… …每一样都刺激人,可……」
 
  「你麻木了。」
 
  「是恶心了。」
 
  「胡蔚。你其实很了不起,是你摆脱了它们。」
 
  「不是,不是这麽简单。你知道吗,我害怕人提起这些,我害怕那时候的自 己,我……我发现,这些存在过,就是存在过……」
 
  「谁没荒唐过?你告诉我,谁没荒唐过?」
 
  胡蔚沈默了。
 
  「那天我说你在逃避,我收回这句话。你能这样直白的对一个人说出来,就 表明,你正视它。真的,胡蔚,谁都荒唐过,尤其是年轻的时候。」
 
  「但谁也没走到我这一步吧?」
 
  「有的是比你走的更远的人。我相信你看到的也不少。」
 
  「……你还挺会开导人的。」
 
  「那我现在荣升良师益友了?」
 
  「哈哈。办公室之外,算吧。」
 
  「……」
 
  「我都没有过什麽真正的朋友。」
 
  「人被光圈笼罩的时候,又怎麽会珍惜?」
 
  「诶,你知道吗,你忽然给我一种爸爸的感觉。」
 
  「你这张嘴吧……」
 
  「哈哈哈哈哈……」
 
  温屿铭招了招手,服务员走了过来。
 
  「有烟吗?」
 
  「有。」
 
  「要0。3的中南海。」
 
  胡蔚怔了一下,他抽烟?还跟齐霁一样抽空气?
 
  「你这麽看著我干嘛?」温屿铭注意到了胡蔚的视线。
 
  「不知道你抽烟。」
 
  「很少,但是你这样一颗接一颗,反正我也要吸二手烟,不如主动点儿。」 
  「好,挺划算。」胡蔚笑。
 
  温屿铭点燃烟的时候,胡蔚碾灭了他的那颗,并扔出了一个问题:「你们… …还是没有缓和?」
 
  温屿铭顿了顿,转著烟,最後点了点头。
 
  「很可惜啊。」
 
  「又有什麽办法,电话他都不接。」
 
  「直接上门呢?」
 
  「不知道他现在住在哪儿,好像是酒店。」
 
  「单位呢?」
 
  「不可能,他上班的时候,没人能打扰他。」
 
  「哦?」
 
  「他是个操盘手。」
 
  「……我看你俩,都挺忙。」
 
  「但他总能安排好,是我太不会协调。」
 
  「我……」胡蔚忽然不知道该怎麽去形容齐霁,「我家里那个,也挺忙。」 说出『我家里那个』胡蔚舒心的笑了笑。
 
  「哦?」
 
  「每天都看著鸟语,天天敲敲打打。」
 
  「呵呵。」
 
  「工作时候像个学者,闲下来基本就是个孩子。」
 
  「多好,跟这种人交往不会累。」
 
  「累。」胡蔚叹息。
 
  「哦?」
 
  「不用心你就不知道他在想什麽。」
 
  「换作是谁也是这样吧?」
 
  「不一样,肯定不一样,他就是……唉,我也说不出来。」
 
  「女孩子吗?」
 
  「男的。」
 
  「那了解起来容易些吧?」
 
  「不知道。」
 
  这一晚两人聊了挺久,直到齐霁的催促电话响起来,才宣告饭局结束。这一 晚两人也聊得挺多,孤独的人有倾诉对象,那是闸门拉开就难以合上了。胡蔚对 温屿铭有了看法上的改观,这人除了是个工作狂人,其他都挺温和挺厚道。这种 可以放下心与之交谈的男性长者,在胡蔚的一生中一直是缺失的。为什麽对他这 麽放心呢?大约,真的是没有利害关系吧。与此同时,温屿铭也很宽心,能跟人 随意的聊聊对现在的他来说已经是一种奢求了。
 
  胡蔚到家的时候齐霁已经上床了,正举著书看。胡蔚进来打招呼,他亲了亲 他,一身酒气。齐霁没说什麽,可是有点儿不舒服。他感觉到胡蔚正在融入一种 新的生活,而那生活里,他似乎占不上位置。他在他一无所有的时候得到他,可 现在,这情形好像完全不同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转帖分享,红包献上!